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股票配资 > 祖名股份拟A股IPO:去年400多种豆制品卖了9个亿

祖名股份拟A股IPO:去年400多种豆制品卖了9个亿

  • 来源:未知
  • 作者:杠杆配资网
  • 2020-03-26 00:00
  • 人已阅读
简介近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祖名豆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祖名股份)的招股说明书

  前不久,证监会官网公布了祖名豆类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祖名股权)的招股书(申请稿)。祖名股权是江浙沪地区的豆类食品著名品牌之一,此次企业拟公布发售3120亿港元,预估募投4.27亿人民币,用以年产量8万吨级生鲜食品豆制品生产线技术改造和豆类食品产品研发与检测机构提高新项目。

祖名股份拟A股IPO:去年400多种豆制品卖了9个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企业本是新三板挂牌企业,曾于2016年3月22日挂牌新三板,2019年3月14日停止挂牌上市。

  市场销售集中化在江浙沪地区 据统计,祖名豆类食品的主营为豆类食品的产品研发、生产制造和市场销售,现阶段关键生产制造和市场销售生鲜食品豆类食品、大豆蛋白健康饮品、休闲娱乐豆类食品等三大关键系列产品400多种商品。

  祖名股权的创办人蔡祖明出世在浙江杭州萧山区西兴“水豆腐名门”。截止招股书签署日,蔡祖明、王茶英和蔡水埼各自立即拥有企业32.11%、9.79%和13.05%的股权,并根据操纵杭州市纤品(三人累计拥有杭州市纤品67.70%的股权)操纵企业18.86%的股权,从股份关联上具体操纵了企业73.80%的股份,蔡祖明、王茶英和蔡水埼为企业控股股东。

  2016年~2018年,祖名股权主营业务收入各自为8.5亿人民币、8.6亿人民币和9.4亿人民币;所属自然人股东的纯利润各自为3702.81万余元、4148.87万余元和6394.18万余元。从产品类型看来,水豆腐、豆腐皮等生鲜食品豆类食品贡献率最大。2018年,生鲜食品豆类食品、大豆蛋白健康饮品、休闲娱乐豆类食品占营业成本比例各自为60.24%、22.56%、6.93%。

  利润率层面,2016年~2018年,企业主营利润率呈小幅度增长的趋势,各自为32.63%、33.98%和37.32%。

  据招股书(申请稿)公布,祖名股权顾客包含大润发超市、欧尚、永辉、世纪联华、华润超市、物美、三江超市、家乐福超市等大中小型商场,海底捞火锅、姥姥家、老娘舅、杨国福等餐馆组织,及其河马生鲜、叮咚声买水果、易果生鲜等生鲜食品专营店新零售服务平台。

  按地域看来,祖名股权市场销售的地区性特点显著,关键集中化在浙江、江苏、上海。汇报期限内,企业在所述三个省份的市场销售占有率各自为95.30%、96.61%、96.54%。2018年,浙江、江苏、上海的销售总额占企业营业成本比例各自为69.32%、17.46%、9.76%。因而,企业也面临跨地区市场开拓的风险性。

  存短期内偿还债务风险性 特别注意的是,祖名股权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等短期内偿还债务指标值较低。2016年~2018年,企业流动比率各自为0.65、0.88、0.62;速动比率各自为0.56、0.74、0.48。

  资料显示,2016年~2018年,同业竞争相比企业流动比率均值各自为2.8、2.69、3.02,速冻比率的均值各自为2.43、2.31、2.56。

  祖名股权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均低于1,且小于同业竞争平均,给企业产生短期内偿还债务风险性。对于此事祖名股权表述称,企业生产制造企业规模的扩张及其生产制造不一样类型商品对机械设备的规定,促使企业报告期对固资的购买要求相对性较高。因为企业融资方式相对性比较有限,扩张企业安全生产的资产关键来源于于向金融机构的贷款,进而促使企业流通性债务高过当期流通性财产。

  招股书(申请稿)显示信息,在我国豆类食品市场集中度低,制造业企业诸多。依据中商集团产业链研究所数据信息,截止2017年底,豆类食品制造行业得到食品类生产许可的公司总数为4890家。除祖名股权外,别的著名品牌还包含上海市的“清美”、北京市的“白玉石”、深圳市的“福荫”、沈阳市的“福来”等。

  依据豆类食品技术专业联合会数据信息,2018年全国性50强经营规模豆类食品制造业企业投豆量为157.86万吨级,祖名股权投豆量为5.18万吨级,占有率3.28%。2018年全国性50强经营规模豆类食品制造业企业生鲜食品豆类食品投豆量为46.27万吨级,祖名股权生鲜食品豆类食品投豆量为4.40万吨级,占有率9.51%。

  7月8日,我国食品产业投资分析师朱丹蓬在接纳《每日经济新闻》新闻记者访谈时表达,“祖名”是一个地区性的知名品牌,在豆类食品制造行业具备一定的知名品牌知名度。可是总体而言,它的规模并算不上大,盈利也算不上很高,相对而言产品组合策略也较为简单,抗风险性工作能力尚需进一步提高。相对而言,豆类食品制造行业沒有太高的技术要求,进到门坎也较低,未来经济市场竞争或进一步加重。

  朱丹蓬进一步剖析强调,2020年食品有限公司聚堆发售,主要以便下一步的“防御”。“防”指的是,有上市企业做为做作业,抗风险性工作能力获得提升;“攻”则就是指多知名品牌、多类目、多种渠道、多市场销售情景的合理布局。

 Top